微博 微信

Hao4K影音

[影视娱乐] 带你揭秘韦斯·安德森电影风格的关键所在

2021-7-22 11:31:22 2146 2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玩具人 帖主

2021-7-22 09:16:14


# ^& \) B: h3 w) Z在普遍流水线工业化的好莱坞,鲜少有导演凭借强烈的个人色彩为观众留下深刻印象。韦斯·安德森便是此「少数派」中的一员。快速摇摄、变焦、俯拍等镜头语言,高饱和度的色调,对称的构图,随处可见的Futura字体,这些符号式的元素,引得影迷乐此不疲地反复讨论。而对画面美的追求,也让其电影的观感宛如翻开一本精美的画本。- d2 V" Q/ O# E1 |) I
0 D# \8 ]8 x  t, |1 k9 G& W, U+ B
法兰西特派  福克斯探照灯影业/ S6 T  z8 O7 d, u8 _
即将上映的《法兰西特派》,再次将观众唤回韦斯·安德森打造的童话世界。除了一贯的标志性画风,电影将三条故事线捆绑在一起,讲述20世纪驻扎于巴黎的一家美国报社发生的趣事。显然,韦斯·安德森系作品往往容易让人忽视精致画面之外的内容,而对于一部电影而言,视听语言是讲述故事的载体,剧情本身才是真正的魅力所在。低成本处女作《瓶装火箭》伊始,韦斯·安德森便已将独特的对白、人物、叙事融入其中。无论后来的动画电影《了不起的狐狸爸爸》、《犬之岛》,还是最为人熟悉的集大成之作《布达佩斯大饭店》,都延续了这套体系。5 F- R3 M% ^" n  h: s, k/ Q- X
1of10
) f  _. w& K  @  V$ J  P+ x. L7 a8 S
6 u+ w( y1 v! i8 b* G! x3 l2of10
1 V2 U& S/ j3 o0 q0 `; D, o3 `( s' o* g: q( J) R  G: f
3of105 t: a# s/ W% G
2 c4 `" T8 v4 F, S7 y  m: I
4of10
+ S& [6 X& F* q" L/ B8 g& v+ n
+ ^( L3 W  I1 T! X( k5 b5of109 N$ V% b6 m: t! p. R

$ g6 u+ K0 n8 w4 e6 x6of10
: h; z- ^% e% D" t8 N: r8 Y, p, M1 d0 `. h2 ~
7of102 J* S7 [5 R- I  M' N/ h

2 ?9 h+ p/ z2 ^9 w( E4 Y2 S) V3 C, k8of10/ f( z9 S+ P' H% h8 _
- Z8 l; g' p4 G) Q" G
9of10$ w' X& S. z: D9 V- K
/ m( n9 h7 d4 p8 D; `7 v  w
10of104 ]$ c' W) m. a- w5 f
& A. ?2 k: I- _1 [: l* E! h
Close-Up在电影术语中意为「特写」,指聚焦于某一局部的镜头,放大突出细节以达到强调或推动剧情的艺术效果。一部优秀的电影可以被多重解读,同理,一位杰出的导演也存在不同侧面。小编此次便聚焦在韦斯·安德森电影的剧情本身,一窥其除了视听语言还有哪些特征。无厘头的对白
6 s/ ~1 ?0 A- x3 @1 S, x! @2 n8 l8 a, N  k# F/ n
布达佩斯大饭店 lSearchlightPictures  韦斯·安德森 电影弥漫着的荒诞感从何而来?无厘头的对白,正是这种奇妙戏剧氛围的来源。剧中人物常会讲些不合时宜的台词,有时一场寻常的对话,也会突然被一件细琐的小事中断。在《布达佩斯大饭店》中,M.Gustave成功越狱后,与门童Zero就站在接应地点,气定神闲地聊起天,直到警笛逐渐靠近,二人才恋恋不舍地结束这漫无边际的闲扯,起身逃跑。抑或,在M.Gustave正安慰D夫人时,瞥见她新涂的指甲油,便话锋一转开始吐槽起其不称心的颜色。此外,因为语言不通而产生的笑话,也是韦斯·安德森 常用的对白技巧。比如《犬之岛》中的人与狗,《穿越大吉岭》的美国人与印度人,这些鸡同鸭讲的桥段,让观众不禁会心一笑。韦斯·安德森 电影中的「元老」OwenWilson,可能是最能诠释这种语言模式的演员。略带神经质和书呆子气的台词,通过他缓慢懒散的腔调流淌出来,显得如此自然。事实上这种有趣的对白,正是由OwenWilson一同奠基的——他是韦斯·安德森 的大学好友兼早期三部作品的联合编剧。拥有执念的角色
' L# _# r* h) B9 s4 g6 Q3 Z2 a2 ]" w
ThWaltStudiosMotionPictures故事的展开,往往需要一个「动机」。而韦斯·安德森 电影的「动机」,大多来自主角的执念。比如《瓶装火箭》中Dignan梦想策划一起「完美的犯罪」;《青春年少》中MaxFischer疯狂追求年长许多的女教师;《天才一族》中Margot与Richie之间的羁绊;《水中生活》中SteveZissou发誓找到虎鲨为友报仇;《穿越大吉岭》中兄弟三人追寻自己的人生遗失;《犬之岛》中男孩孤身前往犬之岛救回自己的爱犬。这些执念也可能催生出对立面的「执念」。《了不起的狐狸爸爸》中的狐狸爸爸,因为按奈不住偷盗的欲望,打破了安定的生活。而被盗的人类牧场主,也因此心生执念,近乎癫狂、不计代价地抓捕狐狸。「执念」作为贯穿电影的戏剧冲突,迫使人物变得不可理喻、两败俱伤。故事最后一般以「放下执念」收场,有的完成了夙愿,有的则是对生活妥协,但其实无论哪种,韦斯·安德森 似乎都在告诉观众,只有放下执念,人生才会继续。?无处不在的旁白! F& g' k$ Q* e3 s7 C: c
4 t+ G0 N# f, Z' |
月升王国 FocusFeatures 韦斯·安德森 惯用的多线式叙事并不算独特,不过如此钟情于「旁白」的导演时下倒不常见。其每部电影都出现了旁白,或借主角之口,或借第三者的全知视角。《布达佩斯大饭店》中出现不同视角的旁白,从作家的记录到老者的娓娓道来,暗示了读者阅读作家笔下小说——作家倾听老者讲述往事——老者亲历当年这段岁月,三者之间时空上的转变。「旁白」一方面能够帮助观众理解交织在一起的多条故事线,另一方面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观众 韦斯·安德森 是那个讲故事的人。而「旁白」的形式也不单一种,《穿越大吉岭》、《月升王国》、《布达佩斯大饭店》……几乎每部电影都出现了阅读信件的场景。韦斯·安德森 笔下的人物似乎都特别爱「写信」,这些「信件」也成为了切换故事、丰满人物、交代剧情的窍门。孩童与成人间的行为对调
) x  A+ S$ f8 `
+ [( r$ N) x- l! ]天才一族 Walt迪士尼StudiosMotionPictures敏感早熟的孩童,幼稚天真的成人,是韦斯·安德森电影中的「常客」。这种孩童与成人间的行为对调,有时还出现在同一角色身上。《天才一族 》中的天才一家,在幼年展现出远超同龄人的心智,举手投足仿若成人,可长大后反而保持着一份褪不去的稚气。其实这也算是导演自身的写照,多愁善感的人,总是「不合时宜」。正因此,韦斯·安德森 电影中总会出现青少年与成年人之间的友谊。《青春年少》中,渴望成熟、爱好大人作派的中学生MaxFischer,遇上对无聊的家庭生活、粗鄙的儿子感到绝望的中年人HermanBlume,迅速结成忘年交。不过电影里,孩童还是流露出了属于这个年纪的天性,大人也展现出该有的成熟。说明前者并非真正的老成,后者也非一味的幼稚。这或许反映了一个普遍的大众心理——童年时总渴望长大,但长大后却害怕变老。对暴力的刻画8 j/ ~& O' h( r$ R) m

1 c3 O" w. ~! E' d, [犬之岛 SearchlightPictures在如此童趣的电影中,常常出现打斗场面似乎显得自相矛盾,但「暴力」的确出现在韦斯·安德森 的每部电影。角色通常笨拙地扭打在一起,韦斯·安德森 用儿童的视角观察这些行为,也许是在用这种方式戏谑暴力的无谓。但「死亡」又确实发生了。《犬之岛》中犬族被人类虐杀,《布达佩斯大饭店》里M.Gustave被法西斯杀害。虽然在甜腻的色调下,死亡显得没那么真切,但韦斯·安德森 试图以一种嬉笑的语调讲述哀惋的故事,来唤醒人们最柔软的部分。正如电影中的台词,「人性是野蛮的屠宰场中残留的微弱之光」。8 ~- v! c. X9 U* n& @7 g

% ~3 z* u$ K& W, b9 _8 g福克斯探照灯影业动人的视听语言,已然成为韦斯·安德森 广为人知的标签。不过归根结底,韦斯·安德森 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,用他编织出的成人童话,来探讨友情、爱情、亲情、战争、文化、孩子的烦恼和大人的遗憾。成年人眼中的「无厘头行为」,在韦斯·安德森 的电影里显得稀松平常,兴许导演本人也希望这儿能成为人们寄托童真的乌托邦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全部回复2

aftok123 发表于 2021-7-22 10:14:48

aftok123 2

2021-7-22 10:14:48

大导演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Lyria 发表于 2021-7-22 11:31:22

Lyria 3

2021-7-22 11:31:22

很喜欢韦斯·安德森的风格,可以只欣赏画面忽略故事,超现实的复古和童话元素结合,异常和谐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

:
网站编辑
:
未填写

主题

帖子

积分1046

  • 在线客服

  • 返回顶部